相关文章

冲不垮的桥梁--安徽频道--人民网

来源网址:

惊魂夺魄的大暴雨已经过去半月,天柱山下的九井河此时恢复了平日的温顺。只有那河中横七竖八的断桥残骸、山上冲下来的巨大乱石,仿佛还在无声地控诉着7月4日晚山洪的兽性。

此时记者看到,沿河两岸风景村村民正在村干的带领下,修路砌坝,清理被沙埋的田地,架设用来灌溉的管道……他们疲惫的脸上,看不出怨天尤人的懊丧,有的是自力更生、重建家园的坚毅。

在风景村采访,村民们无不发出这样的感叹:“要不是村干来得及时,说不定要出大问题。那车子就会像下饺子一样一辆辆栽下去。 ”说起7月4日晚山洪爆发的那一幕,村民们无不感到后怕。

7月4日晚21时许,潜山天柱山一带突降大雨。据村支书陈苗焰回忆,他如往常一样,通过微信向村干和村民组长发布预警信息后,与村干们分头进行风险点的巡查。10时许,居住在桥头的村民曹结根打来告急电话,陈苗焰立即通知他们赶快从家中撤离,连忙带着民兵营长驱车往九井河大桥赶。“大雨倾盆,雨刮器开到最大也无济于事。过桥时,发现桥上还有不少围观大水的群众。这时水浪已经打到桥栏杆了。水太大,有危险,我们一路喊着,一路催促他们赶快离开!” 陈苗焰告诉记者。

桥西头依河而建的是村民曹结根家,村干赶来时,一家人已经转移到了屋外。 “这时,我们稍稍松了一口气。哪想到,没两分钟工夫,河里‘轰隆’一声巨响,大桥垮塌了。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曹结根家四层楼的房子也轰然倒下,被汹涌的洪水裹挟走了。”说起那惊魂一幕,陈苗焰至今还心有余悸。

九井河桥是105国道潜山段的一座必经桥梁,过往车辆很多。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将不堪设想。陈苗焰立马打电话通知对岸的村主任方玉华,他们分别在东西两头组织“拦车”。

“当时,雨住了,从山上下来的车子很多,我们不停的挥舞着手电,示意司机停车。怕就怕大货车刹车来不及,冲了过去。” 民兵营长程岳宏说。

在桥东头,村主任方玉华一班人一边在离桥百余米的地方设置警戒线,一边打电话向上级汇报。

九井河源自天柱深山,为茶庄村、天寺村的主要出水口,汇水面积大,上下游海拔悬差也大。一下急雨,下游的风景村就成了“水袋子”,是山洪灾害易发地。据气象信息,7月4日晚一段时间里,茶庄村小时降雨量达到160毫米,为历史之最。

自力更生,重建家园

一场洪水肆虐过后,风景村满目疮痍。据初步统计,全村倒塌房屋2户16间,农房受损45间,道路损坏12处,水利设施水毁23处,农田水毁300亩……

灾难面前,风景村党支部充分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迅速成立了灾民安置组、灾情勘察组、生产恢复组,不等不靠,迅速投入到重建家园的战斗。

村主任方玉华一边查看水毁恢复情况,一边向记者介绍,发生洪灾第二天,该村就完成了105国道九井河便桥的征地任务,同一天,修通了水毁处的人行道, 对险段进行了加固。

倒房户的安置,是摆在村两委心头第一位大事。曹结根的安置房就建在在离大桥不远的东岸,由村里出资兴建,地皮是村里出面协调,本村民组农户免费提供的。安置活动板房共6间,110平方。

走进安置曹结根家的活动板房,曹结根的妻子程玉莲正在厨房里切菜,准备午饭。问及灾后安置情况,程玉莲说:“那天房子倒了,家里所有东西都冲走了,一家人不知怎么办。”村干连夜把他们安顿在宾馆里。14号,这个活动房建好了,就把他们接到了这里,水电当天也接通了。”要不是村里,我这日子怎么过?”程玉莲越说越动情。

暴雨过后,伏旱天气紧随而来。山区河水来也快去也快,眼下,九井河的水位又下落到低位。这季节,正值稻苗成长期,不能缺水,可原有的灌溉设施全在山洪中毁坏了。

记者在九井组看到, 一位老农正在利用水管往自家农田里引水。他说:” 村里想得周到,已组织电工架了电线,水工将水管送到了地头。电费也是村里统一付呢。”

他指了指河边被水毁沙埋的田块告诉记者:“可不能什么都依赖政府吧。我把田里的泥沙做了清理,也扶正了禾苗,损失可想而知。全靠没有淹的田来以丰补欠了。”

陪同采访的天柱山镇党委书记王续豹颇有感慨地说:“ 大灾面前,这里的基层党组织冲锋在前,党员和群众齐心协力,有着不怕困难、自力更生的抗灾精神,这种精神无疑是一道冲不垮的桥梁。” (王阵 储成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