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平安安徽-法制网

来源网址:

  近期,霍山县太阳乡发生一起“闹丧”事件,霍山县局太阳所出警民警在先期出警过程中,操作规范、装备齐全、处置得当,为该局赢得了主动和话语权,也为该案的成功处置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续处置过程中,霍山县局态度坚决、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措施果断、动作迅速,有效遏制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并最终成功处置了该事件。笔者结合自身对本起案件成功处置的分析以及在基层接处警工作的经历,浅谈自己对一线民警接处警工作的一些想法,不足之处,还请各位领导、同事以及小伙伴们谅解。

  当前,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正在加速推进,“中国崛起”的步伐越来越快,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社会发展亦进入矛盾凸显期,改革发展中的阵痛正在逐步显现。当下,全球经济普遍低迷,国内经济发展后劲不足,旧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新的问题又层出不穷。就国内而言,基尼系数居高不下,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利益阶层固化并呈代际传递、人口老龄化、征地拆迁、环境污染、农村衰落、城市过于膨胀等等问题逐步显现,仇官、仇富、仇警察等社会不良现象蔓延。公安机关作为具有武装性质的治安行政力量和刑事司法力量,承担着打击犯罪、惩罚罪犯,维护社会安定和谐稳定的重要使命。也正因为警察使命的特殊性,我们警察群体始终是大众传媒的焦点。尤其处在信息化“自媒体”时代的我们,一个微小的警情,一旦通过网络媒体的渲染和放大,就极有可能引爆成为全民关注的热点事件,我们的民警往往就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默默承受着工作自身以及社会上给与的多重压力和考验。当然,新闻媒体是把双刃剑,这其中不乏正面的报道,像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的刘金国、警界保尔—孙炎明、大漠猎鹰—木拉提·西日甫江等等,这些正面的报道给我们民警以鼓舞人心的巨大力量,扬我警威,固我长城。然而,近些年来,有关涉警舆情的负面报道充斥着大众传媒,例如:引发社会以及新闻媒体广泛关注的“王文军案”和“雷洋案”等。每一起负面的涉警新闻,都是对整个警察队伍的拷问。笔者也会听到前辈和同事感慨“现在时代变了,执法环境也变了,警察这个职业越来越难做了。”但是我想,时代在变,我们民警的执法思维和执法方式也要顺应时代发展的“需求”,因为“变则通,通则久”。

  如何规范基层一线民警执法中需注意的细节,最大限度的规避执法风险。真正让执法程序无懈无击,消除老百姓的“习惯性怀疑”,让民警的正常执法活动成为一种“新常态”,同样值得每一位年轻的民警去思考。本篇文章,笔者从民警接出警过程中,执法记录仪的佩戴和使用切入,浅谈自己在基层派出所出警执法工作中的一些感悟。

  按照有关规定,民警在接处警、盘查询问、执法办案、现场勘验以及其他执法执勤活动中,必须佩戴执法记录仪。单警执法记录仪是一种具有同步录音录像功能的便携式执法取证设备,为及时收集、固定证据,记录各类案事件现场处置情况,实现公正执法、文明执勤,保障民警和当事人合法权益,保障民警依法履行职责,促进提高执法水平,监督执法行为提供了重要保障,尤其是在一些突发事件、群体事件的现场处置,以及行政和刑事案件的先期处置工作中,能够起到一名“无声警察”的职能。并且,如果在执法活动中,遭到当事人的恶意投诉能够及时予以澄清,维护民警的合法权益,成为一线民警的忠诚“小伙伴”。例如:本次霍山县局太阳派出所在先期处置7.9“闹丧”事件过程中,该局民警曹程鹏在出警过程中,严格按照规定佩戴执法记录仪并全程记录出警过程,清晰完整的还原出事实的真相,为有关部门的后续调查提供强有力的证据支撑,从而使该局始终站在事实和法律的制高点上,奠定了最终成功处置该起事件的基础。因此,在执法执勤过程中,单警执法记录仪的佩戴务必引起广大一线民警的高度重视。

  在执法记录仪的使用过程中,笔者也发现一些问题。在此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供各位领导和同事参考。

  一是执法记录仪数量不足,装备老化,难以满足办案需要。以上土市所为例:该所辖上土市镇、太平畈乡两个乡镇,辖区总人口约3.2万余人。该所目前有正式民警8人,辅警4人,共计12人。现有执法记录仪4部,3部为华视阳光牌,1部是老旧的星际牌。该星际牌记录仪电池不蓄电,充满电后使用很短时间就自动关机,严重影响民警出警视频的记录,也为执法办案带来极大不便。按照上级有关要求,民警在接处警、盘查询问、执法办案、现场勘验以及其他执法执勤活动中,均需要执法记录仪全程记录,仅有的三部执法记录仪已无法满足现有接处警以及执法办案的需要。

  二是缺乏大容量的采集储存设备来有效存储视频。尤其在一些执法记录仪使用率高的部门,此问题更加突出。每个执法记录仪的视频储存量有限,当存储空间不足时,无法继续拍摄使用。以华视阳光牌单警执法记录仪为例,一部华视阳光牌记录仪的存储量为30G,一个15分钟的执法视频的大小接近1G。上土市派出所2016年7月份协同办案登记接处警67起,加上其他一些警务活动,拍摄视频250余个,累计计算,本月接处警视频的总量约为95G,三个执法记录仪装得满满当当。与此同时,按照上级有关要求,接出警视频光盘刻录作为基层所队执法办案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考评。从执法记录仪里导出视频到电脑刻录光盘,这个过程非常的缓慢。拍摄过后的视频怎样快速导出,导出后如何有效永久保存,存储在何处,存储后怎样查阅方便等等,此时,大容量的存储设备就派上用场。

  三是执法记录仪在使用过程中的问题。目前,各派出所佩戴的记录仪均有挂钩和外挂配件,以便民警携带和使用。但在具体操作中,由于每个民警的身高不同,记录仪的镜头高低不一,非常影响拍摄效果。即使有外接挂件,民警可以将记录仪挂在两肩前部靠近胸前位置,但镜头角度偏高,拍摄点往往对着的是天空。

  如果民警将执法记录仪拿在手上,虽然可以任意调整拍摄方位和角度,但单纯的一个执法拍摄工作,就需要一名民警专门负责,如果出警单位遇到多起警情,警力不足的情况,该如何解决?近期,互联网上出现一则新闻,着实令我们反思。新闻内容大体是这样的:某地,两名交警在处警过程中,其中一名交警倒地,被一男一女两人骑坐在身上殴打,而另一名交警则手持执法记录仪,“冷静”的记录着施暴者对同事施暴的全过程,旁边数十名群众围观,只有一名女性上前劝解。最后,致被倒地袭击的交警脾脏破裂入院治疗。看到这则新闻,笔者在为社会冷漠、畸形,围观群众视而不见而痛心的同时,也在思考:是什么让执法记录胜过民警的生命?执法证据得到了保全,执法者本身的生命安全,何以保全?这则新闻虽然属于极端个案,但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在拍摄过程中,无论执法记录仪是拿在手上还是挂在身上,民警均需要警惕违法犯罪嫌疑人抢夺设备。

  执法规范化势在必行,执法记录仪也应规范佩戴。能否换装功能存储设备更为强大的记录仪,能够适应多种气候环境甚至复杂天气条件下的拍摄任务。同时,执法记录仪能不能进一步小型化、微型化、隐形化,抑或机体本身可以直接放进口袋或者单警装备中、镜头挂在外面,单个民警即可完成拍摄任务。这样,不仅方便民警拍摄,还可以有效防止违法行为人或者嫌疑人抢夺执法设备。

  近期,公安部推出《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央视一套2016年7月27日晚的《焦点访谈》栏目也专题报道公安机关规范执法建设相关议题。在当前全面深化公安改革的大格局下,一些切实可行、卓有成效的改革措施正在稳步有序推行,为共和国公安事业的明天勾画了蓝图,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相信人民警察的未来会更加美好。

  记得青年民警励志电视剧《草帽警察》里刘五四(由李晨饰演)讲了一句话:工作是什么?今天干,明天还得干;事业是什么?今天干,明天还想干!年轻的干警们,让汗水浇筑事业,让自己的青春之花在基层更加绚丽的绽放吧!

  (据六安霍山县公安局报编)